當前位置:首頁  媒體華園

廣州日報:全面依法治國為新徵程夯基固本

時間:2021-01-05單位:黨委宣傳部瀏覽量:10

分享到

  

廣州日報12月28日報道(全媒體記者 謝綺珊、周裕嫵、張冬梅)

  

劉素華 中共中央黨校政法部憲法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法學博士

  陳金釗 華東政法大學習近平法治思想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科學研究院院長

  夏正林 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廣東省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兼祕書長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把“四個全面”戰略佈局的第一個全面更新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針對另一個全面——“全面依法治國”,11月16日至17日,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最大亮點就是首次提出並系統闡述了習近平法治思想。

  習近平法治思想從歷史和現實相貫通、國際和國內相關聯、理論和實際相結合上深刻回答了新時代為什麼實行全面依法治國、怎樣實行全面依法治國等一系列重大問題,是全面依法治國的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為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和習近平法治思想,本期《理論週刊》特邀請國內知名理論專家,圍繞推進新時代全面依法治國相關問題展開探討。


把法治作為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是追求現代化的必然

  廣州日報《理論週刊》:如何看待習近平法治思想提出的時代背景和重大意義?

  劉素華:國家治理是一項長期的戰略任務,選擇的治理方式決定了國家治理成效。新中國成立70多年的治理經驗表明,堅持法治思維,堅持依法治理,國家和社會治理成本低,治理成效好。從國家長期發展看,要保證國家戰略目標的實現,制度和規則是發展和實現戰略目標的最好保障,而法治是最好的制度和規則。國家治理必須遵守已制定的法律確定的制度和規則,規範公權力,保障私權利,實現人民至上。我國現有法律體系,已經能夠保證各方面治理有法可依。

  習近平法治思想的提出意義重大。從國內看,能夠保證國家長治久安和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法治讓人們能夠預見自己的行為結果,從而促進人們自律和規範行為,保證權力在法治軌道上運行。從國際角度看,當今國際社會已經建成行為規則,多邊和雙邊條約的簽訂,對簽訂國產生約束力。堅持法治,能向國際社會傳遞我國的治理理念,讓國際社會有信心到我國進行投資和貿易。同時也能為我國在國際社會爭取話語權和參與國際規則制定權,用法治對抗企圖損害國際公平的強權行為,有利於維護我國利益和推進國際交往活動。

  陳金釗:在我看來,習近平法治思想提出的時代背景至少有三個方面:中國共產黨法治、法制觀念的發展變化,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代背景和對西方傳統法治理論的創新。中國共產黨把法治作為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是追求現代化的必然,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正確路徑。

  同時,習近平法治思想包含有對傳統西方法治理論的超越。按照西方某些政治家的標準,法治需要滿足多黨政治、三權分立等必備條件。有人據此推論,法治與當下的中國無緣,因而,“法治中國”的命題是不能成立的。這實際上否定了從現實國情以及文化傳統,以獨特的思維來設計、論證法治中國命題的可能性。然而,改革開放40多年的法治實踐以及圍繞法治理論所開展的深入探討都表明:法治中國不僅是可行的,而且是當今中國必須選擇的現代化道路。

  

科學性、人民性、實踐性貫穿習近平法治思想整個理論體系

  廣州日報《理論週刊》:習近平法治思想如何將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中國化?其科學性、人民性、實踐性是怎樣一脈相承的?

  夏正林:科學性、人民性、實踐性,實際上是三位一體或者説一脈相承的。從根本上説,人民性是“根”,科學性、實踐性都是人民性的體現。一切為了人民,人民性是基本價值來源,這也符合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的精神。實踐性要求我們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把握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具體來説,現階段推進法治建設就要落實到保障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科學性要在實踐中堅持並得以體現,但根本上都是要實現和維護人民利益。應該説,科學性、人民性、實踐性貫穿習近平法治思想整個理論體系。

  劉素華:習近平法治思想是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中國化最新成果,突出強調了國家治理要運用戰略思維、系統思維等科學方法統籌推進全面依法治國,不斷提高全黨和全社會的法治思維的能力。習近平法治思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成熟、完備的標誌。

  習近平法治思想中的“十一個堅持”,內在邏輯合理,科學嚴謹,層層推進,體現科學性。首先,習近平法治思想提出的是方向和道路的根本性問題,是馬克思主義法治思想在中國運用的具體化,體現其實踐性。開宗明義強調堅持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黨的領導保證依法治國的正確方向,體現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徵,這是馬克思主義法治思想的根本點,也是不同於資產階級法治及其他法治的根本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具體表現,是中國法治的發展方向,也是馬克思主義法治思想在中國的具體化。其次,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體現了習近平法治思想的人民性。其他八項堅持,都是在堅持前三項明確的方向和道路的前提下,分層次、分體系、分領域落實全面依法治國,實現以人民為中心,堅持走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的具體要求。“十一個堅持”,既是重大工作部署,又是重大戰略思想,也是國家治理的基本路徑。

  廣州日報《理論週刊》: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賦予“四個全面”戰略佈局新內涵,將第一個全面更新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如何看待全面依法治國與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關係?

  劉素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首先要清楚現代化國家的含義。現代化國家除了工業現代化,社會意識領域的精神文化現代化更是重要內涵。工業現代化能夠用具體的硬性指標、有形的實物表現。而社會意識領域的精神文化是無形的但又客觀存在的,其社會意識形成的精神文化三維環境直接作用於社會具體事物、具體人,決定社會文明程度和人民幸福生活指數的現代化指標。現代化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包括思想現代化、管理現代化、技術現代化、政治制度現代化、經濟制度現代化等。思想現代化是靈魂,管理現代化和技術現代化是兩翼,政治、經濟制度現代化是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建成現代化國家,只有上述各方面都達到了現代化的水平,才代表國家進入現代化階段。

  法治是社會意識領域的重要內容,同時直接表明國家精神文化現代化的水平,依法治國要求國家遵守已制定的法律規範來進行治理。法律規範包括確定的工業現代化的技術標準,也包括構成社會意識內容的、由法治思維形成的精神文化現代化,涵括思想現代化、管理現代化、技術現代化、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現代化等。可見,建設現代化國家離不開法治。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必須要有全面依法治國作保證,否則難以實現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戰略目標。

  夏正林:無論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還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都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階段性目標。現階段,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是目標,全面依法治國是實現這一目標的一個基本方式。也就是説,要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就必須堅持全面依法治國。我們説要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怎麼實現、怎麼建設?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要實現這些目標,就必須在法治軌道上推進,走好全面依法治國這條必由之路。

  同時,“四個全面”不能割裂開看。就拿全面依法治國與全面深化改革來説,正如總書記所説的“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如鳥之兩翼、車之雙輪”“重大改革都要於法有據”。所以我們要講法治,必須將全面依法治國跟其他三個“全面”放在一起講,辯證地看待。

  廣州日報《理論週刊》:總書記曾把黨的十八大以來提出的一系列全面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概括為“十個堅持”。從“十個堅持”到“十一個堅持”,如何認識這一變化?如何把握“十一個堅持”的內在聯繫?

  夏正林:我注意到一個重要變化是“十一個堅持”中新增了“堅持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在我看來,這是近年來國內形勢與國際形勢發展變化的必然結果。但並不是説它是突然提出來的,跟一直強調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等都具有內在一致性。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一帶一路”等,實際上就涉及到涉外法治的問題。隨着國際合作日益深化,必然需要加強國際法治合作,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才能更好應對全球性的挑戰。應該説,從“十個堅持”到“十一個堅持”,是兼具現實性與長遠性的戰略部署。

  “十一個堅持”內在邏輯嚴密、系統完備,從宏觀到微觀、從面到點、從基本問題到具體落實,涉及全面依法治國的方方面面。“堅持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是本質特徵和內在要求,是具有統領性的問題;“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説明了價值基礎、力量源泉;“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解決了全面依法治國走什麼道路的問題。接下來,針對如何落實、重點抓住哪些方面等問題都一一作出戰略安排,整體脈絡非常清晰嚴謹。

  

法治建設離不開人,重在抓住“關鍵少數”

  廣州日報《理論週刊》:在習近平法治思想指引下,深入推進全面依法治國,不斷開創新時代法治中國建設新局面,我們還面臨哪些突出挑戰?在實踐中有哪些問題需要特別注意?

  陳金釗:如何運用法治方式化解社會主要矛盾是國家和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重要命題,需要我們認真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要做的工作很多,其中有三個方面需要特別注意:第一,真誠對待法治,法治實現需要恆久的堅持。雖然法治必須由體制、制度、規範和程序等硬件構造,但硬件要想發揮作用,還須輔之以對法治理念、價值和原則的普遍認同。法治是由法律適用所塑造的秩序,只有在真誠對待法治的基礎上,才能更好推進法治中國建設。全面推進法治中國建設不僅需要制度改革的推進,也需要話語方式的轉變。

  第二,認真研究“法治政治”,需要我們結合社會主義法治精神、理念、目標、價值以及法律方法重新確定法治與政治的關係,找到實現法治的路徑。法治政治的實現,不是單純地依法辦事的過程,我們需要在“結合論”中找到法治實現的方法論;認真研究“法治政治”在中國的特殊性;積極探尋把權力圈在制度的籠子裏、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化解社會矛盾以及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進法治建設等的方法。

  第三,用法治推進社會平衡發展。社會主要矛盾的化解與法治聯繫起來,就是用法治方式實現社會的平衡發展。法治是化解社會主要矛盾常態的方式。從法學的角度看,社會主要矛盾可以分解為權力衝突、權力與權利衝突、權利衝突。法治國家建設可以解決權力衝突;法治政府建設可以化解權力與權利之間的衝突;法治社會建設可以解決權利衝突。法治中國建設就是在避免權力和權利絕對化過程中實現社會的平衡發展。

  劉素華:制定良好的法律,必須得到良好的遵守,才能實現良法善治。今天我國已建成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也已建成較完善的社會治理的全面法律制度。當前依法治國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實施現有法律的問題。

  在實踐中,特別需要注意一些基層的知法違法問題。首先是一些基層政府行政執法不嚴格執行法律,不遵守法定程序,在人民羣眾中造成負面影響。比如,近些年一些地方政府基於對政績的追求,在行政治理中,存在違法強拆問題。其次,司法裁判中,雖然我國已經制定了很多制度預防法官枉法裁判,但現實中,法院各種違法裁判的現象還是時有發生。這些不良現象都損害了社會公平正義,違反人民至上的要求。

  同時,法律的實施是由具體的人執行的,沒有好的幹部隊伍,依法治國就難以實現。“十一個堅持”中提到“堅持建設德才兼備的高素質法治工作隊伍”“堅持抓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這事關法律的實施狀況,影響着國家法治進程和黨的執政宗旨的實現狀況,必須下大力氣抓好、做好。

  夏正林:我認為,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要讓更多人樹立法治觀念,因為觀念的轉變是前提。我們現在講法治,但實際上很多人對法治的理解和接受程度還是不夠的。二是要緊抓法治政府建設。把權力運行納入法治化軌道,換句話説就是管好政府、每個官員手中權力。法治政府建設是全面依法治國的一個重要抓手。因此,我們才更強調抓住“關鍵少數”。

  歸根結底,法治建設離不開人。那麼,對於老百姓來説,參與支持法治建設,其實就是要做到兩點:一是尊重他人合法權利;二是依法正確行使自己的權利。作為“關鍵少數”的領導幹部,是推動依法治國的關鍵力量,要守住底線,避免權力濫用。建議把幹部任用考評都納入法治軌道,不斷完善選人用人機制,加強社會監督。

 

返回原圖
/